第一章

-

一望無際的雪地,看著都讓人身心寒涼,更何況這不是什麼普通的地方。

此時,雪中有一個小小的凹起,正在不停湧動,不一會兒,猛地伸出一隻手,嚇得在一旁的小妖,猛地到處亂竄。這隻手摸著地,猛地把自己撐了起來,就如春日的草木一般破土而出,毫不豔麗。

身穿青衫的人兒奮力向上爬,嘴裡不滿道:“怎麼說我也是快穿界的王牌,小世界突然崩壞我就不說了,但為什麼我是這個出場方式?弄得全身都是泥。”

說著就給自己施了個淨身咒

化為青兔的係統落到他的肩頭,笑道[你的死法就是主角一劍殺死,而主角的劍又非常的強悍,你的魂飛魄散了,肯定是從土裡爬出來呀。但這也是好事啊!這已經很好了,至少咱冇在死人堆裡爬出來。所以宿主大大莫氣了。]

沈漠看了自家係統一眼,冇說話,想來也覺得有道理。

“統子,說一下,這主角的無情道怎麼就解了呢?誰破的?”沈漠問。

[宿主,我剛查過了,破主角無情道的是你。不然你以為好端端的在度假主係統為什麼要拉你回來]係統歎了一口氣[至於怎麼破的,我也不知道]

沈漠聽完愣了片刻,然後迷茫到:“那不對啊……他不應該恨死我嗎?!而且我尋思著我也冇走錯劇情啊!怎麼就可能是我破了他的無情道呢?!”

沈漠百思不得其解,連繫統都是迷茫的說了兩字

——對哦

它是跟著沈漠做任務的,自家宿主的能力它還是很信任的,但是,他們真的冇走錯劇情啊!!!

虐待主角,殺害掌門,勾結魔族……都有做啊!主角應該恨死他呀,怎麼破無情道了呢?!

片刻後,沈漠感覺有些冷,暫時放下腦裡的東西,看了看四周,然後……

“啊!統子!我這是在哪啊?!快帶我離開,我要凍死了”他咆哮。

係統看著這個**宿主,向上申請了個通道。心中無語,這他媽都站了多久了,才發現!

[我還以為你不冷呢]係統說

沈漠白了它一眼:“不冷纔怪!我反射弧有些慢,冇感受到不行啊!你也不說一下!”

地處凡界與妖魔界的分界線,這裡的冷可不像人間冬天那樣負極或十幾的溫度,而是負幾百的溫度,沈漠居然站了一個時辰半才反應過來,係統覺得他也是牛逼。

茶館內,一位帶著紗帽的男子坐在窗邊上,把玩了一會兒手中的茶

問“所以說……主係統讓我去開導‘故熠'讓他順利飛昇?”

[是的]係統回他

“怎麼個開導法?”沈漠問

係統[……我不知道]

……

沈漠翻了個白眼,陷入沉思。冇等他想明白就感覺前麵站了個人。還冇等他抬眼就聽到那人說

“少爺,老爺讓老奴來請您回去。”

什麼有些疑惑,什麼少爺?認錯人了?

因為麵紗的緣故,所以沈漠不太能看清楚那人的臉。

那人見他未有動作,以為又要跑,嚴肅道:“既然少爺您不願意,那我們隻好用粗了”

沈漠才眯著眼看清楚了對麪人的臉,嘴邊的話還冇說出,就被打暈了過去。

我TM!

等他再次醒來,看見的就是白白的紗布,他又轉頭看了看

他在一間房間裡

房間的佈置很好,但不難看出這些東西都很值錢。而且這個風格很符合他的品味

在一邊的奴纔開了口:“少爺,老爺讓您醒了就去前廳,他在那等您”

沈漠點了點頭,畢竟現在的情況他還不清楚。所以更衣後就隨那奴纔出去了,彆看他內心平靜,時者內心已經掉天了!

“係統?統子!出來!”沈漠狂叫“這怎麼回事?!”

係統姍姍來遲,道[宿主,我剛纔查了一下你雖然是本體穿越來了冇錯,但主係統給安排了你一個身份。]

“什麼身份?”沈漠問

[你現在是三大商家,排名第二沈府的公子爺,因為前些日子,劍仙宗的人來這裡挑選修煉人才,你因為好奇心去測了一下,結果符合了他們的收人條件,所以他們上門跟你爹商量了一下,因為你家是商業之家,冇出過修仙的,你爹聽到既高興又激動,一下子就同意了,結果你不願意。就跑了]

沈漠聽完,無語道:“所以這爛攤子我來收拾?!我無語了,艸!!!好好的假期冇了,加班就算了,還得搞這些!”

[也不算吧]係統道[你現在是沈府的獨子,是被全府寵著長大的,就是那種捧在手裡怕碎了,含在嘴裡怕化了的那種寵。等會沈老爺也應該不會為難你的]

[他應該隻是氣你跑……不,離家出走。不然你早醒了]

[不過這也是好事啊,我們可以進劍仙宗了!這樣任務也可以加快完成,然後繼續休假了]係統高興道

沈漠心想:但願如此……

“老爺,公子來了”奴才說完後,便退了下去

奴才都退下去後整個前廳就隻剩沈漠和他……爹了。氣氛進入了尷尬中,但爹尷不尷尬他不知道,但!沈漠是挺尷尬的。畢竟他真冇和麪前這個爹接觸過,對他來說,這應該隻是一個——陌生人

……

就這樣相互大眼瞪小眼站了片刻後,沈漠受不住了,因為身份的緣故,所以他開口叫了那個令他陌生的稱呼。

沈漠從小就冇有家人,是個孤兒,因為被係統看上纔沒死在雪地裡,而且他穿過千萬個世界,也都冇有家人。因為他穿的都是反派、炮灰,所以不能有軟助。更彆提家人這些東西了

沈漠剛喊出聲,麵前男人的嚴肅表情就繃不住了,一把把他摟進了懷裡,心疼道:“漠兒啊,怎麼樣了?出去了那麼久,冇受傷吧?冇有餓著吧?”

說完,便放開了他,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,確認冇有事後,才又歎氣,說:“爹不該讓你去不喜歡的地方,爹向你道歉,不想去,咱就不去了。以後不要再離家出走了,你知不知道這五天找不到你。我和你娘都快急死了!”

沈漠點點頭

五天?找不到?那為什麼帶我回來的那個奴才那麼淡定?

“好了,你娘都想死你了,你快去後院看看她”爹說

他剛纔怕他娘心軟,所以讓她先去後院,冇想到最後先心軟的還是自己

他話剛說完,沈漠就聽到了一個溫柔的聲音:“不用他走了,我就在這”

沈漠聞聲望去,是一個挺漂亮的中年女子,歲月也冇抹去她的甜美,一顰一笑、一言一行都十分有理數。不難看出,她以前應該是某個家族的大家閨秀。

而且那雙眉眼,與沈漠的十分相似,是很勾人的桃花眼。但,仔細看的話,不難看出,麵前的女子與沈漠有六分相似。

沈漠愣愣的叫了聲:“娘……”

此女子高興地應了一聲,捧起沈漠的臉,有些心疼

“怎麼瘦了這麼多?咱不去了啊,彆鬨脾氣了啊,娘心疼。”

沈漠點點頭,道:“不會了”

這還是他第一次除了係統以外感受到……被愛著

娘笑了,眉眼彎彎,煞是好看。她道:“這就好了,這就好了”

“對不起,爹、娘讓你們擔心了”沈漠誠懇道

娘捏了捏他的臉:“多大的事?回來就好。其他的就不用管了”

爹在後麵揮了揮手,讚同的點了點頭。

沈漠沉默了一會,娘看他不語,有些擔心。

問:“怎麼了?在外頭受欺負啦?”

沈漠搖了搖頭,回答:“冇有。隻是……娘、爹,我想去劍仙宗了。”

娘一愣,看了看站在他身後的人。爹點了點頭

這兩人已經向劍仙宗說明瞭

自家孩子不去。都已經把人家說服了,這會人又說要去了。現在去找人家,這無疑在打自己的臉,但娘還是點了點頭

說:“你想去就去吧,你爹明日就去找人家問問。現在咱先去吃飯,你都瘦了”

“好”沈漠回道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