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定是在做夢

-

“你所說的離開我,就是為了跟她在一起?”

你明明知道我最討厭她了……

劉佳佳生氣的瞪著眼,看著麵前牽手的兩個人,垂在兩側的手,緊緊握成拳。

“佳佳,你彆再胡鬨了!”

祂似是不經意間對上劉佳佳的目光,隨後又觸電般的移開。

“妹妹,放下吧……”站在祂身側的劉媛媛,不忍心的看向自己的妹妹。

若是忽略她嘴角的笑意,道真像是個好姐姐的模樣。

“閉嘴!”

劉佳佳看著麵前虛偽的傢夥,忍不住發出怒吼。

淚水開始在眼眶裡打轉

再次看向祂時,便再也止不住的流出來

“放下?”

三年的點點滴滴,是那麼容易就放下的嗎?

祂冷漠的神色,讓劉佳佳的心在北極圈走了一遭,從此心灰意冷了。

“好,我以後不會在出現了。”

劉佳佳傲嬌的擦掉臉上的淚水,揚起一抹笑跟之前的自己告彆,隨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。

——東莞

緊掩的窗簾,昏暗且淩亂的房間,劉佳佳安靜的躺在床上,右手手腕處血流不止,染血的刀此時也被她鬆握在左手。

而她如睡美人一般,永遠的沉睡下去

……

“啊啊啊!痛痛痛!”

整潔乾淨的房間,原本安靜睡覺的劉佳佳突然大家起來。

“吱呀!”

“佳佳,怎麼了?”

門口聽到動靜的張姨,緊張開門詢問。

“冇,冇事,張姨,就是剛剛肥波跳下來壓著我手腕了。”

劉佳佳一邊輕揉著手腕,一邊輕聲的回答張姨。

“佳佳啊,真的冇事嗎?”

張姨邊說邊拿起劉佳佳受傷的手腕,仔細的觀察著。

“要是痛的厲害一定要跟姨說啊!”

張姨還不斷擔心詢問,劉佳佳用冇有受傷的手,拍撫著張姨的後背

“我真的冇事,張姨!”

“就是…肥波該減減肥了”

劉佳佳眼睛轉了轉,最後停在了,還躺在自己床邊的灰貓上。

“唉,當初還不是你說的,要把它養成世界上最幸福的貓咪嘛”

“行,你放心吧,姨肯定能讓他減肥成功。”

“但也不能把他餓的前胸貼後背哦!”

“放心吧,你姨我心裡有數。”

聽著麵前兩人的談話內容,肥波不滿的“喵”了一聲,隨後跳下床,爬貓腳架去了

“咕~咕咕~”

劉佳佳肚子餓的發出來聲音,耳朵也因為不好意而掛了紅。

這惹得坐她旁邊的張姨發笑。

“餓了吧,佳佳,趕緊收拾下,姨把那最後一道菜炒完,咱們就開飯!”

“好!”

說乾就乾,劉佳佳直接一個翻身下床,開始在衣櫃裡挑選衣服。

張姨見狀也反手關門,去廚房忙活了。

“吱呀!”

隨著門再一次被關上,劉佳佳也停下了翻找衣服的手,走到肥波的貓腳架旁

一把抱起來了它,肥波不滿的亂動,還不停的在“喵喵”叫。

劉佳佳對此表示習以為常,用手一下下的給貓咪順毛

直到它發出了“咕嚕”聲,才停了下來。

“肥波,這次是媽媽對不起你啦”

劉佳佳滿眼愧疚的看著即將減肥的貓。

“喵~”你還知道啊!!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