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他係列列表
  • 白澤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4-20
  • 【排雷:此文玄幻仙俠世界,人身而帶魂獸。 本文魂獸釋義:魂獸即人的自身“魂力”。代表人後天習來的自我力量,生命力,智慧,勇氣等美好品行。 戰力說明:因“魂獸”降身加持和修者自身實力,戰力都很強很強,同時想要飛昇也很難。】 深情戀愛腦九尾紅狐vs純愛戰神人間正子 什麼?杜仲京的骸骨奇蹟般的在二十六年後複生昇仙了? 沈添冬表示,確有此事,為此他還親自下場證明瞭他是九尾神狐臨世,能“光明正大”的站在杜仲京身邊。 眾修心想:“……” 狐神大人是不是有點多此一舉,立馬打消掉,可不敢再這麼想。 眾修跪地磕頭,膜拜道:“孤神大人,您不用證明,杜仙君在凡間是您的徒弟。” 愛慕杜仲京眾子:“殺雞焉用宰牛刀?!!” 崖主太凶殘,我要回家找爹孃要抱抱,嚶嚶……嚶…… —— 初見時,他一身紅衣剛經過一場險戰,沈添冬隻覺得此人好生秀氣,有種說不出的美韻。 人人都稱他“杜聖子”,好認真的稱呼,沈添冬也聽說過很多“他的英雄事蹟”覺得此人實在辛苦。 連四方四神都不是的“白澤”杜仲京,一個普通魂獸的魂主,卻那麼厲害,其中艱辛可想而知。 他心動了,不能自己,打破了以往十幾萬年的情感,心裡最重要的人和事,都成了那三個字“杜仲京”。 後來發現“杜仲京很可愛”,沈添冬從此很喜歡“走路”,因為那杜仲京第一次因為他而害羞,臉紅。 —— 杜仲京來到天外山,拜沈添冬為師是必然。 其一,沈添冬是月攬大陸正派年輕一代中的“魁首”,清廬聖子,不會放棄拜沈添冬為師的任何機會。 其二,清廬山清正劍塚近年來略有易動,劍塚崩塌,清廬島必沉入汪洋大海,清廬山萬年基業不提,島上的數萬萬百姓該當在何處安身,未疏散的人如何活命? 在沈添冬前些年住過地方的天機閣弟子己探到,當今,天外山主是沈添冬的親弟弟,且由沈添冬一手養大,感情深厚,沈添冬開口沈知不會不管。 隻是後來事情的發展,不受他的控製。 他好像喜歡上了師傅,但師徒有倫,萬萬不可莽撞行事,而且沈師傅知道了會厭棄他,那就一切都不能成了。 不過沈狐狸神,怎麼會讓仲京如此呢!!! 當然是進退有度,偶爾乘勝追擊,慢慢拿下這世間最“正”的清風聖子——杜仲京 也是百花仙子——杜仲京 至於仙界給封的仙號,他不喜歡。 —— 他們在商陸廣場,在月攬大陸的任何一個角落,在仙界,在芸芸三界,都會相遇,相識,相知,相愛。 直到生命的終點。 風雅邪魅後瘋批沈添冬VS正直克己後想通杜仲京
  • 難捨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4-20
  • —— 高中成人禮(6月4日) (齊秋陽2月3日生日,魏行野5月17日生日,都已成年!!!) 高考在即,高中生活也要結束了。 成人禮是在晚上,上完高中的最後一堂課,打掃好教室佈置好考場也不過纔到下午四點半,搞完大家搬書回家。 到晚上六點半,畢業生褪去校服換上自己準備的禮服,盛裝出席這場成人禮。 每個班級在操場圍坐一圈,眾人舉著手機照亮,有人表演,有人歡呼,人聲鼎沸,有組織的舉行,而這次卻是在學校唯一一次不用遵循校規。 齊秋陽和魏行野是理科高三九班,他們班在成人禮上玩得最瘋的,平時眾班主任口中的彆的班,高三成績最好的、最乖的一個班。 在眾人的歡呼聲中,魏行野騰的一下站起來,走上前從老師手上接過話筒。 “今天是我們高中的最後一天,該是難忘的,所以……”魏行野嘴角上揚。 已經有人開始起鬨,大聲歡呼,有男生吹著口哨催促快點繼續,氣氛到了高潮。 魏行野看向齊秋陽,耳朵已經紅透了,“齊秋陽,我喜歡你,能不能做我男朋友?” “哇偶!!!”眾人很是同步,不知是誰帶得頭鼓掌,聲音此起彼伏逐漸變大,他們無一不是祝福。 少年人最是純情,對朋友的感情真摯而熱烈。 “在這麼多人麵前告白,你為什麼覺得我會答應你?”齊秋陽坐在草坪上冷著臉看向魏行野。 周遭瞬間安靜了下來,所有人側著頭看齊秋陽,裝不過兩秒,齊秋陽低頭忍不住笑了。 魏行野從頭到尾都笑著看齊秋陽。 “猴子,我們剛剛那波安靜配合得還行吧!”說這話的是他們班長。 齊秋陽被班上的人親切的稱呼為猴子。 齊秋陽對班長挑眉,從地上爬起來,走到魏行野麵前,踮腳,伸手勾住他的脖子,一口咬在他的臉上留下一個牙印。 緊接著又從魏行野手裡奪走話筒,“蓋章了,他是我的。” 大膽的告白是少年人永久埋藏在心裡的秘密。 年級主任巡視時剛好看到這一幕,大聲訓斥:“九班九班!你們乾什麼呢?” 年級主任往縫隙處擠到那個圈裡,強行把魏行野和齊秋陽拉開。 班主任抓準時機,走到年級主任邊上扶著他的肩轉個方向,溫聲細語地說:“主任,我們班這些孩子排了一出話劇,他們倆演話劇呢。” “你們繼續,你們繼續。”班主任對著這圈小崽子說,瘋狂使眼色,轉頭對上年級主任又換了一副嘴臉,“主任呐,讓他們玩著吧,也就樂一個晚上。” —— 幾天不見,齊秋陽整個人都好冇精神,瘦了一圈,眼底儘是烏青。 “冇吃飯吧,我帶你去吃飯。”魏行野拉著齊秋陽的手就往前走,可走了兩步發現拽不動。 “魏行野。”齊秋陽盯著他的臉,“我們分手吧。” 魏行野以為自己聽錯了,“你剛剛說什麼呢?我冇聽清。” “我說我們分手吧!”齊秋陽耐著哭腔,“我不想再這樣繼續下去了,就讓我做個普通人,行不行?” 沉默半晌,魏行野才緩緩開口,“齊秋陽,”他眸眼血一般的紅,“我走了。” 魏行野走了以後,一直站在他們身後的齊秋陽的爸爸露了身影,爸爸齊昊然手裡抱著齊秋陽媽媽的遺像…… —— 六年後,他們再次相遇…… #一切都是虛構,存在不合理或關於心理疾病方麵無任何參考,純純瞎編,彆糾結。 (小短篇,he)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